特別賞入選者--柏毅
 

繁田塾與我

跟繁田塾的緣份,要從五年前說起。
六年前,我妹妹嫁到日本去,雖然搭飛機只需要三個小時,但我媽媽還是覺得「遠渡重洋」,時不時地就要我陪她去日本看看妹妹。也因此,來往日本的機會變多了。

從來沒去過日本,到了之後才發現,英文在日本根本派不上用場,如果不是觀光客的話,在日本生活,不會日文根本是寸步難行。我們在日本期間,其實不算是觀光,等於是到另一個國度,過著與台灣一樣的日常生活。與媽媽一起,在東京陪妹妹做家事,倒垃圾,買菜,做飯等等。正因為我們不是去觀光,所以我才赫然發覺,在日本,不會說日文,想要過好日常生活,會感到挫折很深。我還記得有一次,我在巢鴨車站附近一間書店(哈,巢鴨車站附近只有那一間書店吧),想找一本佛教的書,不管我說或寫「Buddhism」,看著店員發青的臉龐,我知道他深受驚嚇,對他說英文是沒用的;於是,我就用我的破爛日文,說「ぶつきょう」,店員還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,到最後逼得我只得寫「仏教」,店員才隨便打發我到「宗教」的那一櫃去,但我已經沒什麼買書的興致了。

  回到妹妹家,把事情說了一遍,妹妹笑著說,跟店員講「ぶつきょう」他當然聽不懂,因為講錯了,是「ぶっきょう」而不是「ぶつきょう」。我那時候哪裡知道什麼大小「つ」,只覺得這兩個看起來不是挺像的嗎?這日本人、日本話怎麼這麼麻煩?問妹妹為什麼,她也只說她是背起來的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講「仏教」的時候,「仏」會變成促音,於是她就跟我打馬虎眼說:「哎呀,反正日本人都那麼說的,你就背起來就沒錯了」。

  如果說外國人用這種死記硬背的方法學日文,情有可原,問題是有些發音,連日本人自己都未必搞得清楚。我記得我第一次到日本,住在池袋,池袋車站最有名的標誌,就是車站內的一隻大貓頭鷹雕像。我們去搭電車的時候,還沒等我說話,我妹夫就問我,看到那隻大貓頭鷹雕像了嗎?我說看到了,怎麼了嗎?他說,池袋沒有貓頭鷹,為什麼要用貓頭鷹做標誌呢?

  其實我一向對旅遊沒什麼興趣又缺乏好奇心,池袋就算拿個背大袋子的聖誕老人當標誌,我也不覺得奇怪,高興就了唄;不過我看我那日本妹夫似乎有什麼話迫不及待想說的樣子,我也不好潑他冷水,於是就順水推舟問他說:為什麼呢?他好像終於抓到能夠大肆發揮的機會一樣地,就開始告訴我說:池袋的日文名字叫「いけぶくろ」,而貓頭鷹的日文叫「ふくろう」,「袋子」的「ぶくろ」,跟貓頭鷹的「ふくろう」很像,所以池袋車站就找了貓頭鷹當標誌。可是這個時候我就提出疑問了,我說:貓頭鷹的第一個字發「ふ」,可是袋子的第一個字發「ぶ」,為什麼日本人會覺得「ふくろ」跟「ぶくろ」能通呢?問得我妹夫也語塞,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  而上面這兩個問題,在我到繁田塾學日文之後,全部得到了答案。至於為什麼學日文會找到繁田塾呢?其實在我到日本碰了不少軟釘子之後,深深覺得以後去日本的機會應該還是不少,而且妹妹又在日本有了工作,她去上班了我們就找不到靠山了,我跟媽媽兩個人也不能老悶在家,上街走走有時看到什麼想買想問的,比手畫腳經常也弄不出個所以然來。以經驗來說,想在日本生活,即使是短期也好,如果不會說日文,真的會相當麻煩。於是在回台灣之後,我就開始積極尋找日文補習班。

  比了幾家之後,繁田塾進入了我最後的口袋名單。實地走訪了一遍,發覺至少整體的環境很整齊清潔,而且解說人員的態度也非常地客氣,同時對於我們在課程安排方面上的一些疑惑,也都能解說得非常清楚,我那時候想,如果服務人員的態度都是那麼嚴謹,那麼師資也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,更何況是日籍老師,能用中文授課,也滿令人安心的,所以幾經考量之後,終於選擇了繁田塾做為我日文的依靠。

  進了繁田塾之後,才曉得我先前所想的「師資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」簡直對繁田塾的大不敬(哈)!在繁田塾,不管是繁田老師也好,喜屋武老師也好,無不竭盡心思,努力教學。喜屋武老師長期從事翻譯,對中文與日文的語感與差異,總是能解說得很清晰,令做為學生的我們,茅塞頓開,佩服不已;至於大掌門人繁田老師,我更是欽敬於他的教學熱忱與淵博學識。雖然表訂是九十分鐘的課,但我們經常是上足兩個鐘頭的,而且如果進度落後了,老師還會自動加課,務求把老師認為我們在這個階段,必需要瞭解的日文知識,全都傳授給我們了,老師才會安心下課。老師教得用心,學生也學得放心。如果沒有時間上課的話,也可以用視訊補課的方式來趕上進度。在繁田塾最特別的應該就是點名制度吧,因為我幾乎是不缺課的,所以剛開始不知道點名的用意。後來曉得,如果同學們沒有請假卻又缺課,工作人員是會打電話瞭解缺課原因的,總而言之也就是希望我們不要因為缺課而趕不上進度,如果越落越遠,逐漸逐漸就會失去學習的想望了。我也記得繁田老師說過,如果有缺一堂課的話,一定要補完,才准我們接著進教室上課,否則的話,跟不上進度,到後來放棄學日文的人,太多太多了。

  我還記得,第一次上繁田老師的課時,老師說要跟我們做個「課前約定」,一個是不要遲到,如果遲到超過五分鐘了,不要進教室,一方面影響同學,二方面也影響老師;第二個是不要缺課,如果缺課了,一定要及時補完,他會盯著我們的進度。我在聽到這兩個「約定」的時候,內心覺得十分地感動,其實我們都是補習過來的人,很少有補習班的老師,會這麼注意學生的動態與學習狀況,但繁田塾是從上到下,從裡到外,都給我自己,非常溫馨的感觸。我記得我第一次學日文的時候,那時已經快要改新制了,所以我學到舊三級之後,班裡頭工作人員建議我不妨稍等一下,等換了新制,改了新課本之後,可以從新三級開始學起,但這麼一擱著,我就擱了快兩年的時間,也沒有多碰日文,而日文也始終像是一道跨不過的高牆,擋在我的面前,在我好不容易找到時間,準備重拾日文的時候,我的選擇還是繁田塾,而且我決定從頭開始學起,希望這次能一氣呵成,從五級開始,一階一階往上爬,到最後能夠終厎於成。喜屋武老師曾經說過,學習語言就好像砌磚蓋屋一樣,從打地基開始,到一磚一瓦往上蓋,這其中如果有一個地方出差錯,做得不牢靠,整個房子就有垮掉的危險,這一點我是深深同意的,因為以往教我英文的老師,也告誡過我同樣的觀念,讓我在學習英文的時候,不敢掉以輕心。現在學日文了,它不是必修,沒有強制考試,可是語言就是語言,事物有多種,但學習的道理,都是一樣。

  而且,不能因為日文沒有大考,或是它並非教育過程當中強制要求學習的語言,就可以懈怠了。在繁田塾,班裡頭時時刻刻告訴我們的一句話,就是「莫忘初心」,我們是自己花錢花時間來學習日文的,如果累了、鬆懈了、灰心喪氣了,那麼隨時隨地都要問問自己:當初是為什麼想來學日文的,如果我現在不想學日文了,那麼是因為我的目標改變了,還是因為我太容易認輸?如果是自己的選擇,就不要放棄,就應該要堅持,如果做什麼事都這麼「中途半端」(ちゅうとはんぱ,意思是做事情半調子,有一搭沒一搭的),怎麼可能成功?做任何事情都是如此,學日文,亦復如是。

  所以,學貴有恆,我重拾日文,還是回到繁田塾,因為我沒有忘記自己最開始是為什麼要學日文,我也沒有忘記我當初是為什麼會選擇繁田塾。在繁田塾,我得到了日文,以及日文以外的許多寶貴的知識,我珍惜這一切,所以,我會繼續走在,繁田老師為我們所鋪墊的日文學習之路,謝謝在繁田塾教過我的老師們,幫助過我的熱情工作人員們,也謝謝繁田塾這個日文的大家庭。我會繼續努力的,如果我沒有準時交作業的話,也請原諒我,謝謝老師!


按此圖可前往繁田塾FB


 
按此圖可得知繁田塾最新開課
 


按此圖可前往繁田塾官網
 


創作者介紹

handazyuku的部落格

handazyu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